7 April, 2021

阅文2020年财报:IP进化,阅文“重生”

©科技新知 原创

作者|马戎编辑|关山

“重生流”网文的特点,是将人从原本环境抽离,保留人物原有经验、优势并置入新环境。最精彩处在于,主角在新环境中挑战进而突破旧禁锢,总能将读者代入阅读快感。

3月23日,阅文集团发布2020年全年业绩公告。阅文集团下半年营收额为52.7亿,环比增幅达61.5%;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Non-IFRS)的归母净利润达9.17亿元,其中下半年为8.95亿元,环比增幅达40倍,实现逆势反转。

股价是市场情绪的集中表达,财报发布后首个交易日,阅文股价迅速上涨,涨幅一度超过17%。与去年4月27日更换管理层同期相比,阅文市值已是此前的2.5倍以上。

自去年4月27日管理层调整以来,外界对阅文的关注点集中在同一问题上——新任阅文集团CEO程武能否将这家巨头带离低谷,并找到长期竞争力。

如今,疑惑的前半句已随着阅文股价的不断上扬给出了答案,后半句则对应阅文高层调整以来的系统改革,包括以IP为核心的中台建设,以及核心团队及用人标准的全面丰富和增强。随着组织结构的全面更新,阅文的经营重心正在从在线阅读向着“以IP为核心的生产方式”上转移。

在对投资人的电话会议里,程武表示:“阅文从未像今天一样重视IP的整体生命周期价值。在过去,每个IP授权协议都随着一串销售数字结束;而如今,每个IP授权协议都是一个IP长期价值产生的开始,阅文会与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展开充分合作,为实现IP的长期价值增长共同努力,打造IP行业生态,并从IP的长期价值创造中获益。”

同时他也为阅文的未来设下了规划,“我们希望更多的用户能够在包括文字、动漫、电影、电视、游戏等多样化的娱乐媒体形态中,不断享受阅文IP带来的沉浸感和愉悦感。同时随着时间的推演,也不断会有新的优质IP产生,形成IP生态循环。”

01 下半年业绩反转

整个2020年,阅文面临着内外难题。影视行业受新冠疫情影响,复苏缓慢;互联网巨头以免费为旗帜扎堆涌入数字阅读,竞争激烈;更有来自内部的重要原因,例如体系和各业务融合的缺乏。而从下半年业绩表现看,阅文已完成“V”型反转的关键一跃。

2020年,阅文新管理层着力打造“作家生态2.0”,全面构建作家服务型、连接型平台,持续升级作家的服务体验。在合作模式的选择上,阅文推出了作家合同分级体系,充分尊重作家的意愿;并成立了阅文起点大学。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阅文新增的Z世代网文作家占比已经接近80%,新生血液的输入并未放缓。

2020年年度业绩公告显示,阅文集团在线阅读平均MAU(月活跃用户数)为2.3亿人,平均MPU(月付费用户数)达到1020万人,而ARPPU(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月收入)为34.7元,同比增幅达37.2%。

除此以外,阅文在免费阅读上的进展的十分迅猛。财报显示,阅文12月免费内容的平均DAU达到1000万,与付费阅读呈现双增长趋势。

在版权运营方面,本次阅文业绩也足够亮眼。业绩报告显示,随着IP开发效率及IP版权变现水平全面提升,年内阅文共对外授权约200个IP改编权,版权运营收入下半年27.3亿元,较上半年环比增长280%。

值得一提的是,新丽传媒也在本次财年表现出众——由新丽传媒制作的《斗罗大陆》累计播放量突破46亿;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组成的“三驾马车”联合出品的《赘婿》稳居云合网络剧播放榜首位,《庆余年》的爆款逻辑被续写;新丽参与出品及制作的《你好,李焕英》位列国内影视票房榜第二;《我的前半生》续作《流金岁月》播放期间位居云合电视剧播放榜第一。

换个角度看,新丽传媒亦是市场关注的重点。虽然疫情对影视业产生巨大冲击,但新丽传媒在2020年表现不俗。这也是推动阅文财报后股价大涨的重要逻辑——在新管理层统一调度下,“阅文影视+新丽传媒+腾讯影业”三驾马车的工业化优势,正通过诸多爆款作品释放出来,一条以IP为中心的衍生品开发产业链轮廓,正变得清晰。

02 以IP之名,自我进化

从互联网诞生至今,伴随载体变迁,网文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作者出于个人兴趣,免费上传作品至网络社区的蛮荒时代;第二阶段,以起点为代表的专业网文平台的订阅制付费时代;第三个阶段,是移动互联网阶段,网文IP开始触及更多元用户的时代,衍生产业形态早就超越原有的付费阅读形态,进化为不同的IP细分市场、新模式层出不穷的新时代。

对此,新任管理层早就清楚认识,阅文CEO程武在去年10月召开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2020年度发布会”上,用一系列更精确的词汇概括了IP的不同阶段——好内容、内容产业、内容产业链耦合。

现在,新管理层上任后,面对的主要问题是推动阅文构建以IP为中心的生产方式,以尽快适应这个高纬度的竞争模式。

为此,阅文集团首先做的是从根本上调整组织架构,涉及投资、在线业务、财务、法务等多个部门,同时更新用人标准,提升整体组织效率。

专业及复合人才团队的构建成为阅文新管理层的首选做法,是值得深思的。长期以来,国内影视行业被诟病处于某种“蒙住双眼找爆款”的运行逻辑下。在漫长的制作周期中,由于整个链条过于分散,缺少相关的方法去做验证,代价是整个行业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

人是文创产业的首要生产要素,专业人才是其中的重要保障。对比好莱坞模式,中国影视行业也正在摆脱类似于押宝的创作模式,向分工更严密、制度更成熟的工业化体系迈进。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仅制作过程的预算更可控,成品的产出质量也更稳定,更利于行业的长期增长和用户规模积累。

与此同步,程武拿出了整合规划,以“三驾马车”的分工为例,其中新丽传媒将坚持精品化战略,聚焦头部项目的制作;腾讯影业主要聚焦主投主控,更多地扮演“枢纽”角色。阅文影视则成为IP源头,输出版权及内容理解力,同时也会更多地参与到IP开发中。而最终的目的是减少在IP影视开发环节的风险波动,将产出质量提升到一个稳定水平上。

《赘婿》是继《庆余年》后的又一个成果。如果回看日本动漫或美国影视行业的发展史会发现,行业发展的黄金期,往往从一款获取巨大成功的标杆作品开始。而支撑成功作品的背后是整个行业工业化体系的成熟,包括人才储备、职业回报、市场规模、分工细化等等。

而随着这套工业化体系的逐渐搭建和完善,相信阅文在IP开发改编环节的成功率也将不断提升,推出源源不断的不同形式的IP优质内容。

03 阅文的星辰大海

股神巴菲特曾这样总结自己的成功秘诀:“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代入文化产业中,长的坡显然指足够庞大的潜在市场规模,而湿的雪指正确的增长方式。

阅文正在寻找“足够湿的雪”。阅文重新梳理了上游网文IP及下游衍生内容的关系,也重新梳理了自身在雪坡中的定位——挖掘并驱动IP以更稳定的方式滚动壮大。

其中一个重要工作是找回IP价值。在网络文学的前两个粗放的时代,IP价值的低估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程武对IP价值的表述是:

“IP不是热度本身,是经过市场验证的用户的情感的共鸣和承载。”

阅文正在推动一项利好行业的工作——将IP评估的工作细分化、制度化,减少IP资源的错配与估值误差。

这些工作将与整个文化产业多样的业态融合起来,它们将是音乐平台的有声、音乐内容;动漫平台的漫画和动画;影院荧屏的电影;网络或电视渠道的连续剧等,作为文化产业水源的网文IP将受益于全行业的规模增长。

在程武看来,网文IP无可置疑地处在足够长的雪坡之上:“以IP为基础的长内容有非常多要去做的事情,文学、动漫、衍生品开发,和线下乐园,包括文化和旅游的结合。”

整合后阅文的更大优势,在于拥有推动IP产业链打通的组织能力。而在打通不同IP产业链条,推出源源不断爆款作品时,也会在起到示范效应,将进一步反哺链条中的其他环节。

例如,《庆余年》的观众会去搜索原著阅读;喜爱《全职高手》主角的读者,也会对动画化改编的人物形象、配音等设计抱以更高关注。在以文学IP为源头的开发能力推动下,更多的IP链条矩阵将被构建出来。

这才是更接近“阅文重生”原貌的表达,而并非外界“扭转财务数据”的简单猜测。而从财报发布后阅文股价大涨,潜力得到二级市场认可来看,这场IP雪球的滚动才刚刚开始。

阅文2020年财报:IP进化,阅文“重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