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20

yabovip10-解释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法律不能让步于非法

法律不能明确非法让步《指导意见》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标准

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相关人士采访

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是打击非法行为的重要法律武器。自1997年刑法施行以来,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相互配合,依法正确、妥善地处理正当防卫案件,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但是,也有对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不确定或严重不当的情况。

为了积极应对社会关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9月3日正式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记者就相关问题特别采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高庆峰。

记者:《指导意见》强调,要依法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鼓励义勇为,发扬社会正气。那么,《指导意见》对鼓励和保护正义的行为有什么规定和考虑吗?

高庆峰:义勇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表现,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明确为义勇提供法律保障。近年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地方检察机关为指导,处理福州、赵宇正当防卫案等,为义勇为行动提供支持,为见义勇为者创造了有色的正义,得到了社会的好评。(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正义) (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正义)(《指导意见》)吸收检察机关的经验做法,鼓励和保护勇敢勇敢的价值取向,贯穿文件。例如,《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在准确掌握正当防卫的原因条件方面,非法侵权不仅包括对本人的非法侵权,还包括对国家、公共利益或他人的非法侵权。在这里,对损害国家、公共利益的行为或非法侵害行为的正当防卫本质上是看义勇为的。另外,《指导意见》明确列出了两种类型的意向行为。对正在进行的拖方向盘、殴打司机等妨碍安全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实施防卫。成年人应劝阻并制止未成年人实施的对其他未成年人的非法侵害。灰心,制止无效,可以实施防卫。此外,《指导意见》在防卫科党、特殊防卫的具体应用中也充分考虑到见义勇为的实际情况,防止对见义勇为的人过于严厉,防止对义勇为的行为过于严格,避免“英雄流血流泪”。总之,《指导意见》的一系列规定有助于鼓励人们与不法分子斗争,特别是鼓励不公平后的正义行为,为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据。

记者:《指导意见》规定:“正当防卫的前提是有非法侵害,非法侵害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不能不正当地将非法侵权缩小为暴力或犯罪行为。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等非法侵权行为,可以实施防卫。“这项规定可能会因什么原因导致滥用防卫权?

高庆峰:司法实践中与正当防卫事件相关的原因越来越多种多样。例如,浙江省春平等传销违法犯罪引起的事件频繁发生,部分暴力传销组织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留、抢劫、强奸等犯罪行为,严重损害公民人身和财产权,成为滋生黑恶犯罪的重要领域。此外,在许多事件(如元反杀人案、台东民强案)中,非法侵权者首先实施侵犯他人住宅的非法行为,严重损害了公民住宅的安全。因此,为了更好地反映立法原意,满足司法实践的需要,《指导意见》认为正当防卫原因条件的“非法侵权”是指对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国家、公民所有合法权益的违法侵权,不能做出不正当限制解释。例如,要合理定义非法侵权行为,如限制暴力或犯罪行为。同时,《指导意见》明确列举了非法限制他人个人自由、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等非法侵权行为,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有助于进一步提高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满足新时期人民群众的法治要求。请注意,《指导意见》的这项规定是正当防卫原因的明确条件,正当防卫的成立除了原因条件外,还必须满足时间、对象和意图条件。另一方面,《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对于引人注目的轻微非法侵权,在行为人能够识别的情况下,直接使用可能导致严重受伤或死亡的方法予以制止,不能被视为防卫行为。也就是说,要求非法侵害是紧急的,防卫行为是避免滥用防卫权所必需的。因此,不必担心这一规定会导致实践中滥用防卫权。

记者:我们注意到,判断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是区分正当防卫和防卫科党的重要标准,也是与正当防卫事件相关的许多主要问题。《指导意见》如何掌握和考虑这个问题?

高庆峰:根据刑法规定,必须同时具备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损失”这两个条件。相比之下,“造成重大损失”的认定标准比较明确,但容易导致“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认定差异,成为事件的主要焦点。福州赵宇安、浙江省春平等围绕“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问题,提出不同的认识和处理意见。《指导意见》强调了对这个问题的三个判断标准。第一,要综合考虑非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受害程度、防卫时机、手段、强度、受害结果等。第二,考虑到双方的能力对比,要立足于防卫人防卫时的情况,结合社会大众的一般认识做出判断。第三,要对防卫人员有利。也就是说,不能苛求防御人。不能机械地理解,必须采取与非法侵权几乎相似的反击方式和强度,反击行为和非法侵权行为的方式必须对等。强度要准确。只有防卫行为和非法侵害的差异悬殊和过激才属于防卫。“显然超过了必要的限度。”与此同时,在判断非法侵权的损害程度时,不仅要考虑已经造成的损害,还要考虑可能造成进一步损害的紧迫危险和现实可能性。

记者:近年来,检察机关反复强调,在处理正当防卫案件时,要坚持“法律不能让给非法”的法治精神。那么,《指导意见》为了坚持正当防卫的“对与错”特征,防止沦为“暴行”,有什么考虑,还设计了什么规则?

高庆峰:检察机关强调,要坚持“法律不能让给非法”的法治精神。其背后的法律逻辑不在于正当防卫“以暴制暴”,而在于“正义不向非正义低头”的价值取向。为此,《指导意见》制定了多项规定,以防止防卫权的滥用和异化。第一,在总体要求中强调“要准确把握边界,防止不正当认定”,“对以防卫为名非法侵权的违法犯罪行为,要坚决避免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或防卫”。第二,在正当防卫的具体适用中,强调“知道侵权者是非物质公司责任权者或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者,应尽可能以其他方法避免或制止侵权”,“对于故意以语言、行为等煽动和反击对方侵权的防卫挑衅,不能视为防卫行为”。第三,要求与正确的警戒防卫行为相互斗争。互相争斗的双方都有非法的性格。是“对与错”。与防卫行为相似,但行为人没有防卫意图,因此不能被认定为防卫行为。第四,要求防止将滥用防卫权视为防卫行为。他主张:“非法侵权是由行为人的重大错误引起的,行为人在可以使用其他手段避免侵权的情况下,不能认为可以故意以可能导致重伤或死亡的方式进行反击。”上述规定是以法律权益明确保护正当防卫者和义勇军,同时引导社会大众以法律、理性、和平方式解决琐碎纠纷,消除社会敌意,增进社会和谐。

记者:下次检察机关将在哪些工作部分履行检察职能,贯彻《指导意见》?

高庆峰: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应全面充分履行检察职能,确保对正当防卫案件的法律正确承认和公正处理,首先重点是提前介入调查,确保案件的正确定性。《指导意见》对公安机关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要求进行有关正当防卫案件的调查及证据收集工作。检察机关通过公安机关的邀请或事前介入,发挥与公安机关的分工责任、相互合作、相互制约、各自所长,达成第一个协议,有助于明确调查方向,全面收集固定证据,确保案件质量处理。昆山“龙哥”事件的法律正确处理就是很好的例证。二是坚持客观公正,依法正确行使审批和起诉职权。《指导意见》要求,对于依法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的案件,应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及时做出不批准逮捕、不起诉的决定。这要求检察机关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对要求公安机关逮捕或移送的案件,要严格掌握逮捕和起诉条件,排除外部干涉,依法独立行使职权。第三,加强法律监督,果断履行纠错责任。检察机关要依法行使立案监督、调查活动监督、审判监督等职权,重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人提出的正当防卫或防御辩解、辩护意见,对提出的意见要及时采纳或支持,依法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第四,加强解释法理论,加强法治宣传。与正当防卫相关的事件千差万别。检察机关应进一步加强与正当防卫案件相关的指导性案例或典型案件的拜托工作,让各级检察机关掌握正当防卫的本质特征,明确法律依据,明确法律界限,正确处理正当防卫案件,增进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对检察机关处理决定的理解和同意。

yabovip10-解释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法律不能让步于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